用户名: 密码:  验证码: 看不清图片?点击刷新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服务 >> 美文共享 >> 正文
我和我的解放军叔叔
来源:劳动时报  作者:  编辑:王婧  日期:2017-09-19  点击率:103  [我要打印]  [关闭]
摘要:

引题:

关键字:

□ 杨连富

叔叔是解放军,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。在那逝去的岁月里,叔叔给我的印象远没有解放军叔叔亲切。
      童年的岁月里,拥有解放军身份的叔叔让我在同龄人的眼中生出过一种无上的荣光。伙伴们也总带着羡慕的眼光看我,特别是在我谈到解放军叔叔时,一个个眼睛放光地盯住我,听我讲叔叔的军帽、领章,讲叔叔的八一军用皮带……我讲得口若悬河,还大加渲染,没有谁敢质疑我,我知道对我的质疑似乎便是对解放军的质疑,那年月,谁敢?
      山村的夜晚常常成为孩子们玩耍的天堂,在那自由的王国里谁都有一个角色。然而能让伙伴听从你的号令,便成了每一个孩子的追求了,一种至高无上的追求。
      我因为叔叔是解放军,在许多个夜晚便成了孩子王,指挥着大家冲锋陷阵,分配着英雄与敌特的角色,那威风凛凛的气势,将脑子装得满满的。总希望夜晚早些临近,对家人的呼唤很不耐烦。
      我不知多少次在他们中间吹嘘说,叔叔要给我带真正的军帽和八一皮带。伙伴们开始质疑了,有的竟公然反抗起来,因为没有叔叔的军帽或八一皮带,我从站着说话变成蹲着听人说话的人。
      这一切我知道都是因为叔叔。
      叔叔从部队回來探亲了。我说不清自己内心的感受。望着一身军装的叔叔我只感到满满的威武,那如松如塔的身姿让我只能远远的望着。然而眼睛常盯着他那条八一军用皮带——那让我曾得到拥护也受到冷落的军用皮带。
      不知是叔叔回家探亲的第几天,我来到能看见叔叔的那块自留地,希望悄悄的看看这个解放军叔叔在干什么,在家里会做些什么事。
      也许是我在地里的动作太大,也许是解放军的觉悟性本来就很高。
      “谁?干什么?”叔叔发现了地里的异常,发出威严的警告。我心慌意乱地从苞米林里走出来,将砍好的那一捆苞米放在地边,怯怯地说“我砍苞谷。”
      我没有正眼望叔叔,只是将那一捆苞谷放在脚下,昂首挺胸地站在离那身军装不远处。我知道叔叔他离我不远,可内心深处的那股倔劲拉开了我与他的那段距离。我一言不发地将头扭向一边,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态。这傲慢,无疑激起了解放军的怒火,只见他一个健步,跃到我的跟前,一股强劲的冷风直往我身体里灌,很快便在内心滋生成一阵寒流从内向外逼。整个人在那强大的气势下收缩了身躯,怯懦的神情一览无余地包裹着我的外形。望着那双高高举起并向我挥来的大手,我弯腰跳开,远离那身军装后,我便对着军装破口大骂,一直不停地骂。
      眼睛望着军装,防着他的追击。
      叔叔没有与我对骂,而是快速的冲向我。很快我便被解放军擒住,像小鸡一样被提起,无法挣脱,只是双脚乱踢乱蹬。
      我拼命地哭嚎着,祖父站在院子里训斥着叔叔,可他没有听从祖父的,更没有放开要教训我的手。
      我知道真的惹恼了叔叔,这一顿揍免不了了。
      嚎,不停的嚎。那嚎声引来了村邻的观望。
      “解放军打人啦”不知怎么的我不加思索地喊出了这一句,军装一楞,松开了抓我的手,迅速站直身子,双手整理因与我纠缠而零乱的军装。我趁机溜了,还得意洋洋地回身望着叔叔,嘴里仍不忘大声喊着“解放军打人啦”“解放军打人啦”……
      叔叔没有追我,只是咬牙切齿地用手远远地指着我。
      我狡黠的笑着,直想着自己的胜利,可我并没有体会到一丝胜利者的喜悦,眼前反而总是出现叔叔站直身子,迅速整理军装的动作和远远指向我的那只手。
      不知什么时候叔叔回部队去了,也不知道叔叔可还记得我大喊大叫的那句“解放军打人啦”的话语。时间犹如房前屋后那些飘零的树叶,我似乎也将那些与叔叔有关的快与不快尘封了起来。

作者:
编辑:王婧
上一篇:人间至味是清欢
下一篇:七夕节的三朵玫瑰花
糖果派对巴黎人网站网站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黔ICP备17010660号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51-85964008
主办:糖果派对巴黎人网站 地址:瑞金南路81号 邮编:550003
技术支持: